新宝GG動態

新宝GG集團

河北:0310-8020272
青島:0532-87835688
邯鄲:0310-5078669
上海:021-57246099
Hours / 服務時間
9:00 AM - 18:00 PM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宝GG動態 > 新聞鏈接 > 中國擬特赦四類服刑罪犯 塵封40年特赦製度或重啟
新聞鏈接
中國擬特赦四類服刑罪犯 塵封40年特赦製度或重啟
作者:邯鄲市新宝GG集團有限公司 點擊量:

昨天,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六次會議審議了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特赦部分服刑罪犯的決定草案。草案規定,為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對2015年1月1日前正在服刑、釋放後不具有現實社會危險性的四類罪犯實行特赦。關於特赦的執行,草案規定,自決定施行之日起,對符合上述條件的服刑罪犯,經人民法院依法作出裁定後,即予以釋放。

  全國人大常委會之特赦決定

  新中國成立後七次特赦

  除第七次無條件赦免外,前六次都以“確實已改惡從善”作為赦免罪犯的主要標準和具體前提條件;除第一次特赦對象有部分普通刑事罪犯外,其餘六次均為戰爭罪犯。

  >>第一次1959年12月4日

  為慶祝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十周年,對於經過一定期間的勞動改造,確實改惡從善的蔣介石集團和偽滿洲國的戰爭罪犯、反革命罪犯和普通刑事罪犯,實行特赦。首次特赦共釋放反革命罪犯和刑事罪犯12082名、戰犯33名。值得一提的是,被特赦的戰犯中,包括偽滿洲國皇帝愛新覺羅·溥儀和蔣介石集團的高級將領,如王耀武、杜聿明、鄭庭笈、陳長捷、宋希濂等,杜聿明特赦後曾任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和常委、全國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專員。

  >>第二次1960年11月28日

  對於經過一定期間的改造、確實改惡從善的蔣介石集團和偽滿洲國的戰爭罪犯,實行特赦,共釋放了50名“確實改惡從善的戰爭罪犯”,包括原屬蔣介石集團的戰犯45名(如範漢傑、李仙洲等強硬人物),原屬偽滿洲國的戰犯4名,原屬偽蒙疆自治政府的戰犯1名。

  >>第三次1961年12月25日

  對於經過一定期間的改造、確實改惡從善的蔣介石集團和偽滿洲國的戰爭罪犯,實行特赦,共釋放了68名“確實改惡從善的戰爭罪犯”,包括原屬蔣介石集團的戰犯61名(如廖耀湘、杜建時等),原屬偽滿洲國的戰犯7名。

  >>第四次1963年4月9日

  對於經過一定期間的改造、確實改惡從善的蔣介石集團、偽滿洲國和偽蒙疆自治政府的戰爭罪犯,實行特赦,共釋放了35名“戰爭罪犯”,包括原屬蔣介石集團的戰犯30名,原屬偽滿洲國的戰犯4名,原屬偽蒙疆自治政府的戰犯1名。

  >>第五次1964年12月28日

  對於經過一定期間的改造、確實改惡從善的蔣介石集團、偽滿洲國和偽蒙疆自治政府的戰爭罪犯,實行特赦,共釋放了53名“已經確實改惡從善的戰爭罪犯”,包括原屬蔣介石集團的戰犯45名,原屬偽滿洲國的戰犯7名,原屬偽蒙疆自治政府的戰犯1名。

  >>第六次1966年4月16日

  對於經過一定期間的改造、確實改惡從善的蔣介石集團、偽滿洲國和偽蒙疆自治政府的戰爭罪犯,實行特赦,共釋放了57名“已經確實改惡從善的戰爭罪犯”。其中包括有原屬蔣介石集團的戰犯52名,原屬偽滿洲國的戰犯4名,原屬偽蒙疆自治政府的戰犯1名。

  >>第七次1975年3月19日

  對全部在押戰爭罪犯,實行特赦釋放,並予以公民權。這次特赦是沒有任何前提條件的一次赦免。

  四類罪犯

  >>第一類

  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的罪犯

  特赦的罪犯中,第一類是參加過中國人民抗日戰爭、中國人民解放戰爭的服刑罪犯。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製工作委員會主任李適時在作草案說明時說,特赦是國家依法對特定罪犯免除或者減輕刑罰的製度,也是一項國際通行的人道主義製度。新中國成立後,根據憲法,國家先後進行過7次特赦。現行憲法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特赦,國家主席發布特赦令。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之際,特赦部分服刑罪犯,是實施憲法規定的特赦製度的創新實踐,具有重大的政治意義和法治意義。從黨和國家層麵看,可以展示我們黨的執政自信和製度自信,樹立我國開放、民主、文明、法治的大國形象。從依法治國和以德治國相結合的層麵看,有利於弘揚依法治國的理念,體現慎刑恤囚的曆史傳統,形成維護憲法製度、尊重憲法權威的社會氛圍。從實際效果看,可以激發人民群眾的愛國熱情,發揮特赦的感召效應,促進社會和諧穩定。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儲槐植表示,此舉充分顯示出中國共產黨、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反對侵略戰爭、維護世界和平,維護國家安全、穩定和統一的堅強決心和堅定信念,將極大地激發全體中國人民(也包括正在服刑的犯人)的愛國熱情和民族認同感和自豪感,有利於促進祖國的和平統一,並萬眾一心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而努力奮鬥。

  目前符合這一條件的服刑罪犯均為80歲以上的老人,基本上失去了危害社會的能力,而且人數已經很少,除極其特殊情況外,以全部特赦為宜。

  >>第二類

  參加過保衛國家主權對外作戰的罪犯

  特赦的罪犯中,第二類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參加過保衛國家主權、安全和領土完整對外作戰的正在服刑的罪犯,但犯貪汙受賄犯罪,故意殺人、強奸、搶劫、綁架、放火、爆炸、投放危險物質或者有組織的暴力性犯罪、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犯罪,危害國家犯罪、恐怖活動犯罪,有組織犯罪的主犯以及累犯除外。

  儲槐植表示,對此類罪犯特赦的意義與對第一類罪犯特赦的意義是相同的。但由於這類罪犯的年齡相對較輕,人數相對較多,犯罪情況和服刑情況差別較大,因此在總體上對此類罪犯予以特赦的同時,做出了一些限製性規定,以確保特赦的政治效果、社會效果和法律效果三者的協調和統一。

  在當前反腐敗鬥爭形勢依然嚴峻複雜的情況下,對貪汙受賄犯罪不予特赦主要是出於建設清明政治上的考慮,以彰顯黨和政府堅決反對腐敗的堅強決心。但對貪汙受賄犯罪以外的其他犯罪性質相對較輕的職務犯罪,仍然可以特赦。

  >>第三類

  年滿75周歲重殘不能自理罪犯

  年滿75周歲、身體嚴重殘疾且生活不能自理的服刑罪犯是特赦罪犯中的第三類。對這類人員予以特赦,既符合中國的曆史傳統,也符合國際上通行的人道主義赦免原則。我國刑事立法和司法實踐中已體現了對75周歲以上老年人犯罪予以從輕處罰的精神。

  儲槐植稱,尊老愛幼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我國法製史上一直貫徹“矜老恤幼”的精神。我國2011年通過的刑法修正案(八)新增加了對老年人犯罪從寬處罰的規定。此次將年滿75周歲、身體嚴重殘疾且生活不能自理的服刑罪犯作為特赦對象,在指導思想和操作思路與刑法修正案(八)對老年人犯罪從寬處罰規定的精神是一致的。所不同的是,這次是對正在服刑的符合特赦條件的老年罪犯全部適用,範圍更廣,從寬的力度更大。

  需要注意的是,“年滿75周歲”、“身體嚴重殘疾”、“生活不能自理”,三者是並列關係而不是選擇關係,隻滿足其中一個或兩個要素是不能特赦的。三個要素必須同時具備才能特赦,缺一不可。

  >>第四類

  不滿18周歲處3年以下刑期罪犯

  第四類為犯罪的時候不滿18周歲、被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剩餘刑期在一年以下的服刑罪犯,但幾種嚴重犯罪的罪犯除外。

  儲槐植表示,青少年是國家和民族的未來,應當關心和愛護未成年人,但沒有寬恕就難有所謂的“關心和愛護”,對未成年人的寬恕程度是一個國家和民族寬度、厚度、強度、大度的體現。“對此類罪犯的特赦做出了一些限製性規定:“犯故意殺人、強奸等嚴重暴力性犯罪,恐怖活動犯罪,販賣毒品犯罪的除外”。這幾類犯罪的犯罪性質都十分嚴重,社會危害性很大。為保持法律的穩定性和嚴肅性,使特赦的政治效果、社會效果和法律效果三者全麵發揮和協調統一,將這幾類犯罪排除在特赦之外是合適的。

  特點

  特赦對象設定為兩類特殊類型服刑人員

  對於此次特赦的特點,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教授王平表示,此次特赦的對象限定為兩類特殊類型的服刑罪犯,一類是正在服刑的在建國前或建國後參加過保家衛國和反侵略正義戰爭的人員。這是此次特赦對象最為顯著的特征。另一類是“一老一少”正在服刑的罪犯。

  此次被特赦的不是刑罰尚未開始執行的犯罪人,而是服刑改造了一定期限,並且經過評估認定釋放後不具有現實社會危險性的服刑罪犯:一是2015年1月1日以前正在服刑的罪犯,即已經服刑改造了一段時間;二是釋放後不具有現實社會危險性,有現實社會危險性的服刑罪犯不能特赦。這兩個條件必須同時具備,缺一不可。設定一定的服刑期限,既是為維護刑事判決的穩定性和嚴肅性,也是為了更好地判斷其釋放後是否具有現實社會危險性。

  意義

  沿襲慎刑恤囚傳統突出以德治國仁政思想

  對於新時期特赦的政治意義,中國刑法學研究會名譽會長,北師大刑科院特聘教授高銘暄表示,70年前,中國人民經過14年艱苦卓絕的抗戰,取得了抗日戰爭的偉大勝利,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做出了巨大貢獻。為了紀念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我國將根據慣例並參照各國做法,於2015年9月3日前後在北京隆重舉行紀念活動,包括舉行紀念大會、閱兵式、招待會和文藝晚會等,而特赦部分服刑罪犯無疑也是係列紀念活動的重要組成部分。

  高銘暄表示,通過施行特赦這一重大舉措,充分展示了我們黨的執政能力和我國的綜合國力,凸顯了黨和國家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和製度自信,會顯著增強民族凝聚力,

  極大提升和振奮國民士氣。

  “盡管特赦隻適用於特定的服刑人,但卻具有輻射全社會的感化、召喚的效應,可以使普通民眾體認國家的德政與智慧,從而激發愛國的情懷。”高銘暄稱,麵對當前我國社會所存在的各種矛盾,有必要建立和完善多元化的矛盾解決機製。此次對一定範圍內的刑事罪犯進行特赦,有利於從源頭上最大限度地減少不和諧因素,不斷促進社會的和諧穩定。

  此外,他還認為,作為一項福佑社會特定群體、彰顯國家德政的刑事政策,此次所實行的特赦,不僅遵從了依法治國的現代法治理念,也沿襲了慎刑恤囚的曆史傳統,突出了以德治國的仁政思想,集中體現了依法治國和以德治國的有機結合。

  分析

  塵封40年特赦製度或重啟

  對於此次特赦的法製意義,中國刑法學研究會會長、北師大刑科院教授趙秉誌表示,在1975年最後一次特赦戰爭罪犯之後,迄今時隔40年,我國再次依照憲法施行特赦,此舉傳遞的是依憲治國、依憲執政的理念,有助於形成舉國上下尊重憲法、憲法至上、用憲法維護人民權益的社會氛圍,有助於讓憲法思維內化於全體國人之心中,切實增強憲法意識,並全麵推動憲法的貫徹實施。

  “雖然我國現行憲法中明確將特赦權賦予全國人大常委會,新中國成立後也曾先後7次施行特赦,但自1975年以來,由於諸多因素的影響,該製度已40年未曾適用。尤其是對於普通刑事罪犯,更是自1959年我國首次特赦將普通罪犯包括其中之後,長達56年之久未曾行赦。”趙秉誌表示,此次在特赦製度被塵封40年之後重又啟用並對普通刑事罪犯實行特赦,相信對於赦免製度的法治化重構及其常態化運作必定能起到非常重要的促進作用。

  同時,他認為,對於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參加過保衛國家主權安全和領土完整對外作戰的服刑犯以及符合條件的老年犯、未成年犯施行特赦,亦是對“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之憲法精神的充分印證,可以進一步改善我國的國際形象,以實際行動駁斥和化解西方國家對中國人權的攻擊。

  趙秉誌還表示,此次施行的特赦,是刑罰手段的必要補充和救濟,完善了綜合治理犯罪的對策機製。

  釋疑

  特赦與大赦有什麽不同?

  赦免包括大赦和特赦兩種。大赦是國家對不特定多數的犯罪人的普遍赦免。大赦的對象可以是整個國家某一時期的各種罪犯,也可以是某一地區的全部罪犯,還可以是某一事件的全部罪犯。這種赦免及於罪與刑兩個方麵,即既赦其罪,又赦其刑。被大赦的人,或者不再認為是犯罪,或者不再追究其刑事責任。

  特赦,是對特定的犯罪人免除其刑罰的全部或部分的執行。大赦與特赦的區別在於:大赦的對象一般是不特定的,特赦的對象一般是特定的;大赦既赦免罪又赦免刑,特赦通常僅赦免刑而不赦免罪,但特赦也有規定既赦其罪又赦其刑的。大赦後犯罪人再次犯罪不構成累犯,特赦後再次犯罪有可能構成累犯。根據我國刑法第65條的規定,被特赦的罪犯再次犯罪的有可能構成累犯。

  特赦釋放後再犯罪怎麽辦?

  此次特赦不是免除犯罪分子的全部刑罰,而是隻免除其刑罰執行過程中的未執行部分。就是說對特赦的對象,是免除刑罰的未執行部分,應當按照特赦決定規定的日期予以釋放,而不是免除犯罪人的全部刑罰予以釋放。經特赦免除其剩餘刑罰執行的犯罪人,視為刑罰已執行完畢。

  以後無論何時,都不能以先前的刑罰沒有執行完畢為由,而再次對其追訴。我國刑法第65條規定,被特赦的罪犯釋放後再次犯罪的有可能構成累犯,要從重處罰。

 
版權所有 © 新宝GG集團 未經許可 嚴禁複製 Copyright © 2019 XUECHI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集團網址: www.scxtm.com